1. <span id="qyt8z"></span>
        <progress id="qyt8z"><input id="qyt8z"></input></progress>

      ? 首頁 ? 名人故事 ?直掏車橋,攻堅打援建奇功_關于粟裕的故事

      直掏車橋,攻堅打援建奇功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19-08-25 名人故事

      直掏車橋,攻堅打援建奇功_關于粟裕的故事

      從東臺縣三倉地區到淮安市車橋鎮有三四百里路。這個距離對摩托化部隊來說不過幾個小時就可到達,但在當時則需幾天時間。

      粟裕一行向車橋進發時一開始步行,后來坐船。為了加快行進速度,粟裕帶電臺和幾個偵通人員坐在船上,部隊輪流換人,用人拉纖的辦法拼命趕路。時為特務團政治部主任的姚力回憶,這樣日夜兼程夜趕路,他們也用了兩天時間才趕到車橋。

      到車橋附近時,接應粟裕的參謀長吳肅已帶著人等在那里。隨后粟裕等人來到車橋以東的指揮所。

      此時車橋戰斗已在5日凌晨打響。(www.518edu.cn)

      粟裕交代程業棠:一營的任務除了警衛指揮所外,還要抽出一個連警戒東邊涇口據點敵人的來路,同時作為戰役的預備隊,隨時做好參加攻堅或打援的準備。安排就緒,粟裕就帶了幾個偵通人員朝戰斗打響的方向走去。因為事前已確定葉飛負責戰場指揮,粟裕此行只是視察。為不干擾葉飛的指揮,他到車橋時沒有給七團任何任務和命令。他數度上戰場視察,回指揮所后又派程業棠和姚力輪流到七團了解戰情回來向他報告,以掌握著車橋戰場的動態。

      車橋本是韓德勤盤踞多年的老巢,還曾一度是江蘇省府所在地。1943年2月,日軍掃蕩淮寶地區,韓德勤被迫逃離車橋,車橋即被日偽所占。隨后日偽修筑了更為堅固的工事,形成了完善的防御體系。日軍曾揚言:車橋防御固若金湯,新四軍若打下車橋,日軍則自動退出華中。

      3月5日凌晨,葉飛一聲令下,三旅七團按預定計劃出擊。

      陶勇在車橋用五、八兩個連打約40人的日軍小隊,用其余連隊打偽軍:一、三兩個連從北邊向車橋進擊;二連從西北、四連從西南向車橋進擊;六連攻東南方向的碉堡。在陶勇的指揮下,鄧若波的一營和林少克的二營撲向車橋。突擊隊員悄悄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泅水渡過外壕,架起數十架云梯,登上圍墻。接著后續部隊依次而上,整個過程都十分安靜,配合默契,僅花了20分鐘,體現了很高的戰斗素養。

      北面一、三連在偽軍發現之前已經全部突過圍墻。一連當即向圍墻上的兩個碉堡發起進攻,偽軍守敵負隅頑抗。戰士蔡心田發揮“百步穿楊”神技,飛步靠近碉堡投出手榴彈,手榴彈準確地從敵槍眼里飛進了碉堡,只聽“轟”的一聲響,碉堡內的敵人全炸蒙了。突擊組沖了上去,全殲駐守偽軍,接著又向偽軍補充大隊部發起攻擊。

      三連一舉突進圍墻,碉堡內的守敵以猛烈火力阻攔。戰士陳福田冒著彈雨,一手掄十字鎬,一手攀梯子,“噌噌”飛身爬上三丈高的碉堡頂蓋,挖開一個窟窿,將一連串的手榴彈塞進去,將碉堡炸毀,全殲守敵。三連又乘勝攻擊偽別動大隊。

      二營四連負責攻擊偽公安局。偽公安局的碉堡距日軍小土圍子僅30米,日軍暗堡火力可封鎖進攻道路。四連指戰員急中生智,在房屋的墻上開洞,一間接一間地一直打通到偽公安局,出其不意地從屋后突然沖進去。屋內的20多名偽警察不知所措,乖乖地舉槍投降。

      二連按計劃應該從鎮子西北發動攻擊,但向導把他們帶到了車橋的正西面,索性將錯就錯,從西面泅渡兩道兩丈多寬的外壕,突進圍墻,消滅了偽第一大隊騎兵排30余人,接著攻偽補充大隊第二中隊營房,得手后又在師炮兵大隊的配合下進攻偽補充大隊部。

      二營六連泅水渡過壕溝時被偽軍哨兵發現,但他們活捉了偽軍哨兵,先后占領兩個碉堡,隨即躍過第二道圍墻,攻擊東南角碉堡,消滅偽補充大隊部直屬隊和第三中隊、一中隊及騎兵排……

      經過一日激戰,該鎮50余個偽軍碉堡完全被七團攻破,500名偽軍全部被殲滅。車橋只剩下日軍駐守的圍子和碉堡。

      天一黑,彭德清令八連、五連向日軍守衛的小圍子發動攻擊。五連進攻受阻,但三營八連在師炮兵大隊的火力支援下僅用了一兩分鐘且無一傷亡就占領日軍的宿舍、伙房、倉庫。剩余10多個日軍逃進小圍子的中心堡。隨后八連在沒有炮火支援又無攻堅器材的情況下發動小組突擊,傷亡了3人,突擊未成,與日軍形成對峙。

      為瓦解日軍,日本反戰同盟蘇中支部宣傳委員松野覺上前對日喊話。日軍已無路可逃,松野覺本著挽救自己同胞的出發點對日軍喊話,但日軍頑固不化不為所動。松野覺十分惱火,從一個叫宋飛的戰士手中拿過一支三八式步槍直接參加戰斗,后不幸中彈犧牲。

      松野覺是日本廣島人,1941年12月在如皋縣豐利鎮花市街戰斗中被陶勇七團俘虜。松野覺有一段時間隨師部活動,粟裕和陳丕顯都見過他,還知道這個日本青年酒量很大,連喝幾碗也不見醉。在中日關系最黑暗的年代里,松野覺代表日本人民站到了正義這一邊。

      粟裕得知八連進攻受阻,帶了兩個警衛找到八連陣地,讓連長張玉成帶他去看一下中心堡。張玉成將他帶到比較安全的北邊圍子門口。粟裕側著身站,反復查看,他感覺還是看不太清。張玉成又把他帶進九班駐守的地堡。

      末了,粟裕問張玉成:“你打算用什么方法攻下日軍這個中心堡?”

      張玉成說:“還是用老辦法,借老百姓的方桌,鋪上幾層棉被,制成土坦克攻打這個中心堡。”

      粟裕問:“中心堡里還有多少鬼子?”

      張玉成回答:“可能有十三四個鬼子。”

      粟裕說:“不能用‘土坦克’的方法攻打這個中心堡。不能為了這十幾個鬼子,再傷亡我們更多的同志。我們可以調炮過來攻打。”

      粟裕說完就走了。

      因為當時圍子外面是河溝,炮兵大隊的炮過不來。大約過了一個小時,粟裕再次來到八連突擊隊前沿陣地,詳細察看久攻不下的堡壘,查清情況后,粟裕說:“你們撤出圍子,放鬼子出來,車橋戰場這么大,你們這個連不打他們,其他部隊可以在運動中殲滅他們。”

      張玉成執行了粟裕的命令,撤出圍子。后來那十幾個日軍果然逃出中心堡,在車橋以北地區被殲滅(一說在日援軍的接應下逃走)。

      粟裕作戰中特別反對沒必要的傷亡,遇到敵人依仗工事頑抗時就用“圍三闕一”打法,三面進攻,逼他們從故意放開的口子逃走。敵人出來后,視戰情或預設戰場將其全殲,或將敵人趕跑。

      車橋戰斗一打響,三師第七旅就攻克朱圩子,保障了作戰部隊北面側后的安全,同時迫使日援軍從一團預設的阻擊陣地向車橋增援。

      七團進攻車橋時,當地民兵和地方武裝同時把車橋周圍10多個據點也包圍了起來,并把據點與據點之間的道路、橋梁等全部破壞掉。有的敵人一出據點就被打回去,有的被民兵埋的地雷炸傷。戰斗結束后,民兵和群眾迅速將車橋據點里的碉堡、外圍的工事拆毀。

      當時七團正準備撤出車橋戰場,民兵和當地群眾尚在拆毀車橋工事。粟裕得知后立即打電話給七團,讓他們晚一點撤出車橋戰場,并向深遠方向偵察,為還在拆毀敵人據點和工事的民兵和老百姓打掩護。隨即,粟裕回三倉河。

      車橋守敵受到攻擊后向四周據點呼叫援兵解圍。寶應縣東北塔兒頭、曹甸鎮偽吳漱泉部反應最快,他們立即出動偽軍百余人,當日午后進至大施河。但遭遇十八旅第五十二團攔阻,被迫退回。駐淮陰、淮安、泗陽、漣水的日軍來不及集結就分批馳援車橋之敵。第一批從淮陰來援的日笹川大隊240名日軍分乘7輛汽車增援車橋,行至周莊、蘆家灘一帶,闖到了廖政國、曾如清預設的伏擊陣地。

      蘆家灘地形復雜,東靠西界河,流水湍急,河床險陡,北為一草蕩,寬一里,長二里,淤泥陷人,中間形成狹窄口袋形地域,是北路增援之敵的必經之地,也成為此次戰役打援的主戰場。

      當日軍進到設伏陣地前200米時,一團指戰員掀開偽裝,從地底下冒出突然出現在敵人面前猛烈開火。手榴彈一個又一個把鬼子炸得亂竄亂跳。敵人慌忙跳下車,一部分向新四軍正面進攻,其余日軍下車散開到公路以北墳地上。這塊墳地是廖政國事先設下的地雷陣,闖入墳地的日軍當即又被炸死炸傷60余人。殘敵只得退守韓莊。

      未幾,六十大隊長山澤指揮的第二批、第三批援敵進入韓莊與第一批殘敵會合,向車橋方向馳援守敵。

      山澤兇狠好斗,心狠手辣,每次戰斗都親臨前線,動不動就對“掃蕩”的村莊實行“三光政策”,當地軍民恨之入骨,早就想將其消滅。一團的戰士們誰也不知道山澤長什么樣兒,為了徹底將他打掉,一團二營召集全營的神槍手,下令“只要見到身披呢子大衣、舞動指揮刀、大聲暴叫的日軍軍官一律堅決給予消滅”。

      晚上8點,一團攻入韓莊,斃敵60余人。在一間被炸毀的破屋里,二營通訊班長發現有一個被炸傷的日軍軍官正揮動著軍刀負隅頑抗,當即將其擊傷俘獲。營教導員孫伯威得知通訊班抓了一個日本軍官,立即就跑去看。他發現桌子上放著一張地圖,旁邊還倒著兩個日軍,看樣子是日軍的臨時指揮所。被俘的家伙穿著一件高級呢制服,臂章、肩章都已撕去,已經看不出軍銜,但他的佩刀為銀鞘,鑲有紅綠寶石,還跟著一條一米多高的大狼狗,說明了這個人不是一般的軍官。為了查清這個家伙的準確身份,孫伯威立即向團長廖政國報告。廖政國立即派懂日語的參謀押著兩個被俘日軍士官過來,那倆士官來到跟前,“啪”的立正,敬了一個軍禮。原來這個人就是山澤。

      此時山澤大隊被一團打得傷亡慘重,潰不成軍。敵兵四散逃竄,有的跳進蘆葦淤泥里,有的竄到廖政國的指揮所附近,被警衛員、通訊員捉住。天色大明后,戰士們仍在到處搜捕潰敵,“活捉鬼子呀!”“繳大炮啊!”的呼喊聲,此起彼伏。

      三批增援的日軍共400多人,僅余10多人。正在此時,敵第四批增援部隊趕到,120多名日軍乘汽車企圖進至小王莊、韓莊之線,遭三分區特務營、一團二營攔路阻擊,敵轉身逃回周莊據點。聽到汽車馬達轟鳴,一群頭發焦枯、臉目燒腫、渾身污穢的日軍從躲藏的蘆葦蕩和民房的灶臺下爬出來,沒命地向公路方向逃跑,但被新四軍戰士跟蹤追上,全部捉了回來。

      此役敵人從淮陰、淮安、漣水等處調集的援兵達1000多人,擔負打援任務的一團官兵連續作戰極為疲勞。車橋戰斗勝利結束后,葉飛令打援部隊撤離休整。

      8日,粟裕將車橋戰斗情況電告華中局、軍部饒漱石、張云逸并報中央軍委。后又以粟裕、葉飛、陳丕顯的名義回電詳細申述組織車橋戰役的充分理由。

      捷報傳到延安,據說毛澤東當場欣喜地贊了一句粟裕:“這個從士兵成長起來的人,將來可以指揮四五十萬軍隊。”新華社向全國播發關于車橋戰役的消息:“我粟師以雄厚兵力”打了一個“大殲滅戰”;延安《解放日報》發表社論高度評價車橋戰役。

      車橋戰役結束后,曹甸、涇口、塔兒頭、張家橋守敵退守淮安,新四軍乘勢收復楊戀橋、大呂舍、望直港、蛤拖溝、魯家莊、螞蟻甸、受河、周莊。淮安、寶應以東地區全部為新四軍控制。

      幾十年后粟裕談到車橋戰役時說:車橋戰役以游擊戰與運動戰相結合的戰役形態,以機動突擊、單刀直入、分別包圍、各個擊破、秘密接近、迅速猛撲等戰術手段,偷襲與強攻、進攻與阻擊、分途開進與協同攻擊、步兵單獨作戰和步炮聯合作戰、主戰場與牽制戰場、主力與人民武裝等多種作戰方式以及周密細致、機智果敢的組織指揮而展現光彩。

      此戰日軍表面上看幾路來援,氣勢洶洶,實戰卻打成了兵家大忌的添油戰術。一師消滅日軍460多人,偽軍480多人,生俘日兵24名。此戰是華中抗戰史上對敵震動最大的一次攻勢作戰,標志著蘇中敵我相持的平衡被打破,敵收縮據點采取守勢。八路軍總部公布:“車橋戰役,在抗日戰爭史上,是1944年以前我軍在一次戰役中俘敵最多的一次。”

      車橋戰役消息傳開,駐東臺的12名日軍因絕望而集體上吊自殺,3人剖腹自殺;駐平橋鎮的偽軍營長帶100人反正。消息傳到東京,日軍本部承認:“車橋戰役,標志著新四軍反攻的開始,日軍從此向下坡滑行。”

      日軍正在走下坡路,但仍會負隅頑抗。為瓦解日軍,粟裕決定親自接見戰俘。隨即日軍戰俘被押到師部。當地居民和戰士們聞訊前來圍觀戰俘。戰俘的臉上已全然沒有被俘時的悲哀和恐慌。他們知道新四軍不會殺俘虜,一定時候還會釋放戰俘。一個叫山本敬一郎的還盤算將來被新四軍釋放后,他到南京或上海開個澡堂或飯館過日子。

      山本敬一郎怕回去后受日軍法審判,就化名山本一三。山本事前不知道進攻他們的部隊是新四軍的哪一部分,被俘后才知道攻擊他們的是新四軍第一師。日本人只服打敗了自己的人,山本一三敬畏地說:“你們的粟裕埃拉伊!埃拉伊!(日語‘了不起’)!”

      粟裕來時,陳超寰向戰俘介紹說:“這位就是新四軍第一師師長兼蘇中軍區司令粟裕將軍!”

      “怎么,這個人就是粟裕?”戰俘震驚不已,瞪大了眼睛,他們惶恐地站起來,恭敬地向粟裕彎下腰以示敬服。

      戰斗勝利后,葉飛、劉先勝、陶勇風塵仆仆地回到了師部駐地。

      “打得過癮,打得過癮!”陶勇說,“守備戰固然也是戰,但比不上這次硬敲東洋鬼子的腦殼來得痛快。”

      陶勇將繳獲的一匹戰馬作為禮物送給粟裕。粟裕騎上去遛了遛,樂呵呵地說:“好馬!準備搬家!”

      隨后,測繪參謀毛湍洧帶著秦叔瑾、黃毅、王祥林等人前往淮寶地區調查地形,為軍區機關轉移打前站。

      国语自产拍91在线,影视先锋av资源站男人,国语大学生自产拍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