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qyt8z"></span>
        <progress id="qyt8z"><input id="qyt8z"></input></progress>

      ? 首頁 ? 名人故事 ?得寵信哄太后言聽計從_小德張的故事

      得寵信哄太后言聽計從_小德張的故事

      時間:2019-08-25 名人故事

      得寵信哄太后言聽計從_小德張的故事

      隆裕太后與慈安太后頗為相似,性格溫順,容貌一般,沒有什么過人之處。對于政治也沒有野心,僅僅是憑著慈禧太后的遺旨和余威,把她推上了皇太后的寶座。

      隆裕太后很器重祖父,命他遷入原李蓮英大總管在宮內的住所——西板院。與此同時,對祖父賜地撥營銀造府第,選址在安定門內永康胡同極樂寺。總管府建成后,永和宮胖主兒(瑾妃)也賜祖父全套的鑲云母的硬木家具、瓷片掛屏、珍玩等豪華陳設。祖父的生母唐氏老太太率大兒媳、孫子、孫媳等遷入新居。宣統二年(1910年)祖父為唐氏老太太六旬大壽辦了一次大堂會,所有北京徽班名角均被邀約,一時盛典空前。

      祖父說:“隆裕太后很信任我,不論什么大事小事,就連宮內的古玩、字畫,我說好的、珍貴的東西,她都認為是無上之珍品。有一次我給她往墻上掛一幅畫,畫名是《實父仇英海天旭日圖》,我已量好了尺寸,左右都合適,而太后非說尺寸差,我說一點都不差,于是打開了賭。我說:‘如果不差,老佛爺就把這幅畫賞給奴才。’太后說:‘行!’我把畫托上后一寸都不差,太后沒話說了,但又舍不得給我了。她說:‘張罕達你別要這張畫了,你挑一張別的畫吧!’有一次我請賞要一件小鐘表,太后不給,讓我找一只別的鐘表。以后我摸著她的脾氣了,要東偏說要西,結果她留下西,把東卻賞了我啦,我如愿以償。”

      祖父自幼家貧,十幾歲時又自宮凈身入宮,沒上過學,所以文化水平低,得暇時他便請南書房的翰林院學士講《通鑒集覽》《十三經集覽》。還經常約當年評書泰斗雙和平講《稗史》,清舉人張稚蘭講《聊齋》《三國演義》《水滸》《東周列國》《說岳》《隋唐演義》《永慶升平》《東西漢》。早晨起床后除練武功外,還練習寫大字,龍、虎、鵝、壽一筆呵成,其目的是為隆裕太后代筆。(www.518edu.cn)

      祖父說:“隆裕太后性格溫善,也厚道,對人很少發脾氣,只是自己干慪氣。有時因為穿衣服、戴首飾不稱心思,好幾箱子衣服拿出來全不穿,說是太監們給她找的衣服不好看,坐在宮里慪干氣,連膳都不進了。太監們沒法,就說:‘快找張總管來吧!’我上去一問,太后說:‘這群太監成心氣我!’我聽了就給她挑出兩件衣服來,說:‘老佛爺這兩件好。’太后看了拿起來就穿上了。這就留下了例,凡是她慪氣時,太監們就說:‘去找張總管。’

      隆裕太后最愛吃瓜子,每天入寢宮前大量吃瓜子后才入睡。日子長了,胃口就出了毛病,飲食少進。我知道了便對太后說:‘老佛爺千萬別吃瓜子啦!’并馬上告訴茶坊不許再進瓜子了。可是太后非吃瓜子不可,又怕我知道,二總管姚蘭榮為了買太后的好,瞞著我偷偷地把瓜子給太后進來,又把深州大蜜桃送進來吃,這樣老佛爺的病能好嗎?這事傳到我耳朵里后,把姚蘭榮臭罵一頓,我說:‘你這是向著老佛爺嗎?這不是成心害她嘛!我看你別上去啦!’罰了姚蘭榮三個月錢糧米。后來太后講情,才又讓他上來,沒降他二總管的職。

      隆裕太后過萬壽時,和老祖宗一樣,也要傳外學的京劇演員譚鑫培、楊小樓入宮演戲。譚鑫培在老祖宗活著的時候,就跟我很不錯,我當上總管后,譚鑫培入宮拜見我說:‘我雖然年紀大啦,但什么戲還都能唱,求您賞飯吃吧!’這次傳戲,頭一位我就把譚叫天傳進宮內演戲,賞賜他也特別多,他還送我一只鼻煙壺留念。

      楊小樓在演戲時,他知道隆裕太后與老祖宗不一樣,她不懂京戲。演《挑滑車》高寵看守大纛旗時,前一大段唱石柳花走邊,連唱帶武功是該場戲最繁重、最精彩的武生重頭戲,‘小猴子’卻把這場給免了,一望二望上了高臺。可巧這天開戲前我的徒弟張奎跟我說:‘師父,小猴子今天唱《挑滑車》,您上去看看吧!’我說:‘給我拿靴子。’穿上靴子我就上去啦!一進殿,正是楊小樓掐去重功的那場,被我一眼看見了。我進去也沒言語,就把賞單子拿起來,隆裕太后還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問我:‘你拿賞單子干嗎?’我說:‘小猴子欺負老佛爺不懂戲,唱戲時一大段全給掐下去啦,應付差事,奴才撤他的賞。’由日賞50兩撤到5兩。

      我拿起賞單子時,‘小猴子’在臺上唱著戲,一眼也看見我拿起賞單子,他心里就明白了。戲演完后他就找到他的干爹常四老爺來說情,我也沒答應。接著,又找譚鑫培出來講情,譚鑫培說:‘這個總管和別的總管不一樣,這個總管他懂戲呀,眼里揉不進沙子!唱戲時在他面前偷油還不碰釘子?他絕不留情面。’直到下月楊小樓唱《戰冀州》時,把所有穿靠翻的跟斗全使出來,才給他50兩賞。

      我也親自排戲請隆裕太后看。有一出戲叫《鬧昆陽》,是馬援平番的故事。番邦的戲裝都是洋服裝,扮演番兵一律洋鼓、洋號、洋槍。隊伍一出場,鼓樂齊鳴,很熱鬧。正巧,攝政王那天也被太后賞聽戲。看戲時他以為是洋人來啦,嚇得不知怎么才好,嘴里念叨著:‘這是怎么回事?’也不敢接著看了,周圍的人都抿著嘴暗地里笑他。

      攝政王這位大人很有意思,按照清皇室的祖訓,每到他們的先皇忌日一律吃素,不準吃葷。可是攝政王不然,一到吃素的日子,他吃著不順口就打廚子,慪氣不吃。后來廚子沒辦法,給他把煮白肉端上來了。他問廚子:‘這是什么?’廚子說是‘素白肉’。他嘗了嘗,連口稱贊:‘素白肉好吃。’以后王府里頭暗地里給他起個外號叫‘素白肉’。

      宣統三年(1911年)時,衰世凱調京當了軍機。他入宮覲見隆裕太后時,先到我的住所拜見。他給太后進些稀奇之物,如法國油畫、西洋梳具,連保定府的醬菜他都進貢。隆裕太后夸獎他:‘袁宮保真會當差。’對他寵信有加。袁世凱也給我送禮,我也還了禮,他跟我很有交情。”

      国语自产拍91在线,影视先锋av资源站男人,国语大学生自产拍在线观看